Error 503 Service Unavailable

Service Unavailable

XID: 1713913392

文字稿/记录稿

美国国务院官员就陈光诚一事举行通报会

2012.05.02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办公室

2012年5月2日

背景通报会

国务院高级官员就陈光诚一事举行通报会

2012年5月2日

中国北京

主持人:感谢大家来到这里。这次背景通报会将介绍最近几天与陈光诚有关的情况。今天有两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到场。作为你们的采访记录,第一位是[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第二位是[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这两位都密切参与了整个过程。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将做一项声明,然后我们会请在座的各位提3到4个问题。在电话上的人只能听,不能提问。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

主持人:对不起。由[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先说。请吧。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不是这样。我先说,他再说。

主持人:对不起。[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先做声明,[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再做声明。请吧。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好的。谢谢大家……

与会者:我们的确很感谢你们。请吧。对不起。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好的。各位下午好。很抱歉让你们大家在这里等了一会儿。我先做一个声明,然后如[主持人]所说,我想我们愿意随后回答几个问题。

陈光诚,我想你们大家都知道他,于2012年4月26日在极不寻常的情况下进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请求大使馆给予医疗。由于他的视觉残障及其他原因,他在从山东省东师谷村的家中来到北京途中受了伤。这段路有二、三百英里。出于人道主义,我们帮助陈先生进入我们的设施,并允许他暂时停留。美国医务人员在他停留期间做了一系列医疗检查并进行了适当的治疗。

他在大使馆停留的整个过程中,美国官员多次征询陈先生的意愿。陈先生从一开始就明确表示,他希望留在中国,而且他希望他在美国大使馆的停留是暂时的。他表示,他首先希望的是与家人团聚,并希望从他目前居住的省迁往中国另一个地方,以便有一个安全的环境。他表示希望得到中央政府的帮助,以解决他的关切和申诉,主要与报道所说他个人以及他的家人遭地方官员虐待有关。

陈先生今天决定离开大使馆,并去了北京的一家医院。他这样做基于若干理解。中国方面表示,陈先生留在中国将受到人道的对待。今后几天在他住院期间,美国医生和其他探视者——包括美国使馆人员——将能够看望他。他已经在医院与家人——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团聚,他们一家人将继续在一起。他已经有几年没见过他的儿子,他的妻子也未能见到儿子,因此,这一家人在长期、困难的分离后重新团聚了。

中国当局说,陈先生和他的家人离开医院后将迁往一个安全的去处,以便他可能去大学里学习。我想你们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一位自学成才的律师,但他长期以来一直寻求进大学学习的机会。他将从几所大学中作出选择。据我们了解,不存在针对陈先生的未了结的法律问题,他在中国将得到与任何其他学生一样的待遇。中国官员进一步表示,他们将调查山东省地方当局据报对陈先生及其家人采用的法外手段。

美国将继续关注陈先生及其家人的福祉,包括为了解他的生活状况而寻求定期探望,并与有关当局讨论他的情况。我们期待着定期确认他得到的承诺得到履行。我们向中国政府转达了他对帮助他前往北京的朋友们表示的关切,并敦促当局不要对他们采取报复行动。

我们一直在共同努力。我们力求以符合美国的价值观、我们对人权的承诺以及美中伙伴合作关系的方式来解决这件事。

谢谢。

主持人:让我在我们第二位通报人讲话之前提醒在电话上的朋友们注意,这是两位国务院高级官员的背景通报会。今晚稍后国务卿克林顿将有一个书面的正式声明。

向各位知会一下,第二位通报人是[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要接着前面这句话说,即我们力求以符合美国的价值观、我们对人权的承诺以及美中伙伴合作关系的方式来解决这件事。我们信守我们的价值观。我们尊重陈先生的自由意愿,既尊重他离开大使馆的愿望,他是自愿离开的——基于他的自由意愿,还有最根本的是他一直表示希望留在自己的国家工作,继续他的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认为我们已经帮助他争取到了更好的未来,家庭多年分离之后重新团聚,搬到一个更好的地方,以及新的接受教育的机会。我们认为,我们信守了我们的人权政策,该政策主张个人在自己的社会里应当有机会参与,而不是与世隔绝。我们认为,我们信守了我们的总体外交政策战略,该战略主张我们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不应当是零和游戏,它们可以与我们共同努力,达到共同期望的结果。我们进行了密集的外交活动,利用了与民间组织的伙伴关系、坚持对国际法的承诺,一切都是为了取得这个结果。

主持人:好。让我们回答三、四个问题。从米歇尔开始。

问:中国方面要求为接纳他而道歉。什么——你们做任何道歉了吗?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如果可以的话,让我这样来回答。这是一个特殊情况下的非常案例,我们并不预期它会重复发生。认识到陈先生进入美国大使馆的这种特殊情况,我们打算在美国政府内部密切合作,全力确保我们的政策与我们的价值观保持一致。我对这个问题就说这些。

主持人:吉尔。

问:但作为道歉来说,道歉应当是一件相当具体的事情。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只是想要——我想刚才已表明了我们的立场是什么。

问:你觉得有什么可道歉的吗?

问:所以你并没有说,美国究竟会不会因中国提出要求而道歉?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想我还是用我们刚才的话来回答。

主持人:我认为他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

珍妮。

问:除此之外,中国外交部的声明说:它要求美国进行调查,因为驻华使馆从事了与其职能不相符的活动。这似乎是一种推断,认为他可能在其他人帮助下进入[使馆]。对此你有何评论?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认为在目前,我只能重复我刚才说过的话,因此我将不会进一步谈论任何细节。在我们仔细审视所有细节的时候,我们将确保我们与我们说过的话完全一致。

问:鉴于陈先生——鉴于大使馆外有中国警卫站岗,陈先生是怎么进入馆内的?是由美国外交官在其他地方接了他然后带进使馆的吗?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想我还是用刚才的话来回答,坚持我——

主持人:安迪。

问:[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你预期陈先生会在中期或长期内留在中国吗?其次,你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下你认为这将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国务卿明天和周五参加的会议及与中国的长期关系?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建议让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 来回答第一部分,我来回答第二部分。好不好?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们认为,留在中国是他的决定和愿望。从我们与他初次谈话时,他就表达了这个观点,他从未改变过这个观点。

问:因此——

问:如果他留在中国,你们将如何保证他的安全?你们如何保持——你们对于不会有报复行动的保证是什么?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的意思是,我能否——我的意思是,首先,我认为强调这一点很重要:陈先生没有请求安全地前往美国寻求政治避难。在使馆期间——我是说有无数次的讨论——陈先生始终明确表示他希望和他的家人一道留在中国,坦率地说,他希望参与他认为中国目前正在发生的事情,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振奋、不断变化的时期,他认为他能够发挥重要的作用,我们也这样认为。

我要说,[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已经谈到了整个过程本身。总体而言,美方和中方在过去几天里一直在以协作的方式非常紧张地工作,对我们而言,这一过程大体上是以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的原则为指导,但是对话的方式符合在双方之间保持牢固的关系这一前提。

问:您能否告诉我们国务卿在这整个过程中起了什么作用,既然她来——来这里的途中或(听不清)?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好。我能不能稍稍回头谈一点?即便我们——这一切发生得非常之快,我认为,我认为我们应向你们——我应向你们补充一点,所以,我就给你们说说这个情况,接下来我们会补充所有的详细情况。我们真的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睡过一点觉了。(听不清)我们不希望公布任何不一致或不符合实际的情况。

由于我们已经谈到了这一案例的独特情况,包括他的残障和医疗状况,相当一部分事情发生在夜间,美国确实对他进入使馆提供了帮助。但除此之外,眼下我不能谈任何细节。好吧。那我就——

主持人:那就让我们谈谈国务卿的作用吧。让我们——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国务卿的作用。我得说,国务卿,克林顿国务卿提供了战略指导,在这一努力的每一步她都得到了全面汇报。如果我能插一件别的事情——对不起——(听不清)离开使馆后首先是与克林顿国务卿通电话。他很动感情,很高兴他将与家人团聚,坦率地说,我认为他也为未来的艰难做好了准备。他首先对克林顿国务卿说的是——他不会说多少英文——在用中文谈到她过去曾经提到过他并曾支持他的事情令他多么感激后,他用生硬的英文说,“我想吻你”,在那个时刻,相当令人动容,我们也都动了感情。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令人深为感动,深为感动。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是啊。

问:当你说——

问:就——我还有一个问题。请回答——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对不起。

问:——显然人们都想知道的问题——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好吧。

问:有没有让她亲自会见他的打算或计划?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除了那以外,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我的意思是,这些事情在过去几个小时里刚刚发生。但我确实认为,重要的是他的第一个电话是同国务卿通话。

问:那么是他主动打的电话?

主持人:我想用意是让他有一些时间与他的家人在一起,稍作休养,并与他们团聚。但正如我们所说的,我们将与他保持联系,可能会有在这里与我们在一起的代表团成员去看他。

问:请澄清一下,是他打电话给她还是她打电话给他?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正如你们都知道的,他是盲人。

问:不错。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因此,当我们乘坐面包车离开大使馆时,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当时正在同中国与我们谈话的人讨论所有的细节,进行着非常紧张的交谈。当我们坐上面包车时,我们当中的几个人想起来,我们没带手机,因为大使馆的一部分是保密区,所以我们都急着找手机。他的手机是另一个省份的,他也打不通。所以,我们就用了使馆人员的一个手机。国务卿希望在他方便时尽快和他通话,她非常兴奋地接了电话。他还与他的律师、他的许多支持者以及一些媒体人士通了话。

问:这么说,是他要求给她打电话的?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是的,他想和她通话。在我们与他交谈时他经常提到她和欧巴马总统,他对于美国人怎样谈论他和他的案子的情况相当了解,而且从中获得了力量。我认为,对他的一些关注曾帮助他坚强地度过了一段非常艰难的历程,在过去几年的历程。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认为,我们应把事情与前两天的情况联系起来。我们好几个人开始与他非常接近,包括骆大使,他是一位非同寻常的人。我们曾和他交谈,并交流了我们各自的个人经历。在——他的家人来到了医院,他此前和家人通过话。得知他们的近况他非常兴奋。在过去的两年中,他和他的一个孩子几乎没有任何联系,现在的问题是他是否要去看他们。

这必须是他出于自愿的选择,这一点对我们非常重要。我们对他说,陈先生--骆大使对他说:你准备好走了吗?他坐在那里说:(中文),意思是我们走吧。然后他站起来,我们一起走了出去。当我们坐进车里时--下楼及上车花了一点时间,因为他的脚受了伤,要扶着拐杖走路--国务卿打电话来。

他--这两人对彼此非常了解。她曾经谈过他很多次。助理国务卿波斯纳曾经多次谈到他。他曾经多次谈到她。他很了解与她谈过话的其他人。谈到很多她和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的关系。因此这次谈话很热烈,双方都很激动,因为可以说彼此隔着遥远的距离互相仰慕多年之后,在某种意义上终于开始个人之间的交往。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能说说另一件事吗?我只是--想让各位了解一点背景,他是自学起家的,可是他看了很多其他人权倡议者及先驱设法改善社会的经验,所以他理解流亡生活会有多困难。他在过去多年来的生活很艰难,也充分认识到以后还会有艰难。可是我相信他现在感受到,在与美国以及教育界和政府-民间的其他方面建立更密切的合作关系后,他会有机会做一番事,继续有所作为。

主持人:我们-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能否--我知道。再说一点--就是和他互动的情况。我很抱歉,[主持人]。我知道我们必须走了。

主持人:我想让(听不清)提最后一个问题。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好的。[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谈到和他互动的情况。就许多方面而言,他是一个标志性的全球人物,在中国的知名度很高。可是当你见到他时,他是--非常和蔼可亲。当你和他说话时,他常常喜欢握着你的手。所以在我们进行长时间的谈话时,他会一手握着我的手,另一只手握着[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的手。所以不可能只以公事公办来描述这些事。对于在这里与他接触的每一个人,毫无疑问都有着人性的联系。而我们--至少我可以说,我相信我们这次的工作方式是非常独特的。在与中国有关的外交活动中,我不知道曾经有过这样的安排。

在此我必须说--在中国与我们谈话的许多人以富有创意的方式工作,紧张地工作,并且出于人道主义为这项努力提供了支持。这对中国政府并不容易。可是话说回来,我们与他的互动非常个性化。我认为我们帮他获得了比过去好的生活以及未来更好的机会。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如果我可以这样说,我来这里进行人权对话已有数年,参加法律专家的对话。现在,有战略和经济对话。我们与中国政府就此问题进行了几天的真正对话,在同一时间,我们与陈先生也进行了非常深入的对话。我觉得对我们双方,这都非常——两场对话都非常有震撼力和动感情,因为它表明两国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以致我们可以有这样的对话,这表明如何——维权人士与世界接触的方式已经改变。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还想说,在不同的满意程度上,我们解决了他向我们提出的每一个问题,这是很重要的。所以他——我们——当他离开大使馆时,他对骆家辉大使为他所做的一切非常感激,从始至终的热情款待,还有我们的医生给他的治疗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得到的支持。

主持人:先生们,国务卿等你们去吃饭呢。我想给我们的院长,麦特·李(Matt Lee),提最后一个问题的机会。

问:好。这将是——这将相当于(听不清)只有一个,但实际上是三个。一,你们所说的受伤就是他在到这里来的路上受的伤吗?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是的。

问:他就是因为这个伤接受治疗的吗?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是的。我的意思是,他——

问:摔断了吗,还是怎样?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对。我不——麦特,谢谢你。

问:(听不清)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不——我无法确切地告诉你,因为首先我们没有——我们没有看他的病例。医生看了。他在从他的村庄前往北京途中确实伤了脚,他告诉我他翻墙往下跳的时候以一种不同寻常的方式落下来。

问:翻他自己房子的墙吗?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是。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他翻——他说他翻过八道墙。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是。但是最高的那堵墙让他费了劲。因此,那是第一道(听不清)。但是,麦特,他有——医生还为他治疗了其他几种伤病。事实上,我们的医生正在医院里和他们的医生一道工作,确保他做适当的检查,以及适当的——他许可我们把病例交给适当的中国当局。这些伤都不会危及生命,只是需要一些检查治疗。

问:好。这么说你们不会道歉——美国是否认为其——这里的大使馆及其雇员的行为是适当的,不仅符合美国的价值观和传统,而且符合中国法律?换言之,他们有没有——你们是否认为他们——美方是否认为,由于帮助他进入使馆并允许他留下来,有人违反了中国法律?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认为我们的行为是合法的。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大声点。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认为我们的行为是合法的。

主持人:好。谢谢大家。我们得让他们走了,因为他们还要与国务卿一道和中方人员共进晚餐。

(完)

503 Service Unavailable

Error 503 Service Unavailable

Service Unavailable

XID: 1713913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