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Skip Global Navigation to Main Content
文字稿/记录稿

国务卿克林顿在与突尼斯青年举行的见面会上发表讲话

2012.02.26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2012年2月25日

2012/T60-13

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讲话

突尼斯,突尼斯市(Tunis, Tunisia)

爱尔朗热男爵宫(Palais du Baron d’Erlanger)

2012年2月25日

主持人:我国的年轻人是变革的催化剂和先行者,这令我们深感自豪。国务卿女士,我们荣幸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欢迎您第二次访问我国。今天,我代表参加活动的人士感谢您抽出时间和我们见面,让我国青年有这样一个令人振奋的机会与您交流。现在请您发表讲话。

国务卿克林顿:非常感谢。我对大家深表感谢。很高兴回到一个自由的突尼斯,来到这座美仑美奂的阿拉伯和地中海音乐中心。感谢中心的负责人以及每一位与中心有关的人士。但最令我感到兴奋的是有这个机会与你们大家交谈。感谢你们来到这里,利拉(Leila),也感谢你同意主持这项活动。

突尼斯正处于一个激动人心但也充满挑战的时期。没有防暴警察,空气中也不再有辣椒水的气味。但为了建设持久的民主和现代化经济并保障全体突尼斯人的普遍权利、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宗教自由和结社自由,所有这些都确实需要时间才能得到确立和巩固。建设一个向全世界开放并发挥突尼斯战略位置优势的现代化经济也需要时间。但令我印象深刻的不仅是突尼斯的这场变革多么振奋人心,而且还有突尼斯人民对于他们努力创造的未来是多么地坚定不移。

尽管未来总会有某些不确定性,但我可以肯定突尼斯的年轻一代将会决定未来的面貌。很多人都这样问道: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终于在突尼斯迎来了变革,而且突尼斯的变革引发了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变革?为什么突尼斯的年轻人为争取自由和机会率先发出第一击?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首先从广义而言,无论多么暴虐的政权都无法永久剥夺人类的权利和尊严。人权和人类尊严的精神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心中,这些普遍的理想有着深厚和持久的力量。第二个原因是,你们属于卓越的年轻一代,不仅限于突尼斯,而且遍及世界各地。我在所到之处都看到这些积极乐观、勇于创新、怀有迫切希望的年轻人。因为除了你们自身的勇气和决心之外,还有一系列根本性变化正在影响着各地的年轻人——人口和技术以及经济和政治因素的变化正在共同迎来这个独一无二的历史时刻。

年轻人正处于今日巨大的战略性机遇和挑战的核心,无论是重建全球经济,抗击暴力极端主义,还是建设持久的民主制度。我一直在努力,正如你们中的一些人所了解的——一些正在领导突尼斯变革的妇女人士,我刚才和她们打过招呼——我多年来一直在努力将妇女的自主权问题提上国际议程。我认为现在也是将年轻人的自主权问题提上国际议程的时候了。

但我知道,你们年纪轻,可能看不惯世态。我还记得我自己年轻时的情况,虽然那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年轻人的需求和关注长久以来一直受到政治和经济领导人的冷落。今天的现实是,全世界不重视年轻人,将为此承担危险的后果。看看人口数字就知道了。从拉丁美洲到中东地区,从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到东南亚地区,我们正在目睹专家们所说的年轻人口的膨胀。现在,全世界30岁以下的人口已超过30亿人,其中90%生活在发展中国家。而且这些数字还在不断增长。

你们生活在一个你们的父母——更不用说你们的祖父母——无法想象的世界中:卫星电视、因特网、脸谱网等等。我的母亲生前说过:“把人脸放到因特网上干什么?”(笑声)新的通讯技术缩小了你们的世界,但拓宽了你们的视野。现在大家可以看到彼此的生活——看到别人享受繁荣、尊严和自由的生活,他们也希望能够有这样的生活,他们有这个权利。正如我们在叙利亚看到的情况,过去数周那里发生的事件令人发指。我衷心赞赏突尼斯政府主持召开昨天的会议。

因此,随着人们的期望升高,为满足这些期望采取了哪些措施呢?我们正在政治上取得进展,但经济上还有大量工作要做。与较年长的人口相比,年轻人找不到工作的可能性要高三倍。有超过10亿年轻人靠做钟点工赚取的微薄收入度日。据我所知,突尼斯也有许多年轻人未能充分就业和发挥其能力。

全球经济使我们之间的联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但年轻人发现,即使取得研究生学位,他们也不一定拥有全球市场寻求的技能。因此,这中间有一个缺口。千百万年轻人离开家人和村庄前往拥挤的城市,但还没有能够实现自己的心愿。老一辈人借以就业的旧关系网受到腐败制度的强化,现在已经过时,在当今的现代世界中行不通。许多国家的年轻人正在把科学技术和伦理道德相结合,重新振兴基层的公共服务。他们挺身而出,反抗腐败的政府,我们已经看到了成果。家庭和社区纽带不像过去那样强大,许多年轻人发现自己必须自谋生路。这些都会导致失望和动荡,使得世界各地的恐怖主义分子和犯罪分子有机可乘。

那么我们应当怎么办?我们如何把年轻人的能量和创新能力与非常需要的变革结合起来?事实上,去年一月,当这座城市的街道拥满抗议者时,我前往多哈,向参加一个地区性会议的阿拉伯领导人发出警言:他们如果不能很快为年轻人提供一个更好的未来愿景,他们的政权将面临垮台的命运。突尼斯的年轻人证明了这一点。

政治改革正在进行。历史上曾经有过多次变革,旷日持久。在波兰,工会用了10年时间才终结了压迫人民的共产党政权的统治。在突尼斯,你们只用了一个月就把独裁者赶下台。今天在这里和世界上其他地方发生的变革要求创新思维和经济上的创业精神,以确保民主革命为普通人造福。在许多地方已经可以看到这种结果,但是还不够多、不够快。

我曾经在世界上每一个地区提出同样的观点,应当更充分地认识到年轻人的需要和理想。正如印度一位官员最近所说,如果我们增强年轻人的权能,这个年龄段的巨大的人口将是一个红利;但是,如果我们未能制定增强其自主权的政策和框架,就会发生灾难。

因此,美国打算这样做。我们正在我们的使领馆组建青年委员会,与像你们一样的年轻人建立直接联系,因为我们希望针对每一个问题去寻求解决方案。我们还在华盛顿建立了全球青年问题办公室(Office of Global Youth Issues),以确保通过多种方式与你们合作。今天,有一位24岁的社会活动家罗南·法罗(Ronan Farrow)和我们在一起,他是我们的全球青年问题顾问。

借用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一句话,我们不仅要以不同的方式思考,还需要有远大的理想,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就会失去眼前的历史性机会。那么年轻人想要什么呢?我认为,他们的追求和我们所有的人一样,即和平、繁荣、尊严、参与机会、发表意见和投票表决的权利。

经过检验的真正行之有效的途径确实是有的。在经济方面,我们需要鼓励创业精神。这里在座的有来自全国专业雇主组织协会(NAPEO)的代表。我们全国专业雇主组织协会的代表在哪里?我们有成功的突尼斯企业家,他们正在与我们和其他人结成伙伴,创造更多的经济机会,主要是给年轻人创造工作机会。我们已经设立了全球创业计划(Global Entrepreneurship Program),为投资人和有好的创意并愿意勤奋工作的年轻人搭桥,将他们的想法化为现实。

例如,去年秋天,我们组织了一个美国投资人和商界领袖代表团到突尼斯、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同年轻的创业者们见面,为他们提供指导。其中一位是25岁的阿尔及利亚小伙子,他为难于得到金融服务的社区开发了新型电子商务工具。他本人来自阿尔及利亚的一个贫穷村庄,他知道村里的人得不到信贷,接触不到市场,但是他们有手机。因此,他通过提供手机应用软件,让人们能够得到信贷,用上手机银行服务,并且获得如何创业和如何制定商务规划的信息。一位有建树的突尼斯科学家以及其他一些突尼斯创业者获得了奖学金,到美国进行商务考察学习,进一步发展他们的创意。

我们将组建一个全球青年就业联盟(Global Youth Jobs Alliance),吸引更多的伙伴,帮助更多的人,形成势头。我们将要注重的一个领域是在全世界扩大英语培训,尤其是在突尼斯,因为英语已经是商务语言,从很大程度来说,也是因特网的语言,尽管因特网显然也使用其他语言,但英语可以成为进入全球经济的口岸。和平队(Peace Corps)正在重返突尼斯,他们的重点是培养英语能力。我们在利用因特网从事英语语言教学。我们已经在为数以千计的突尼斯年轻人提供就业及技能培训方面的服务。我们希望扩大美国和突尼斯之间的高等教育交流项目。今年春季,一个美国教育专家小组将前往马格里布(Maghreb),同地区性商业院校和培训中心建立新的联系。

最根本的是,我们知道政府需要怎样做。他们需要打击各种腐败,铲除各种裙带关系,使经济多样化,并开放市场。有时候,我听到这个地区的一些领导人表达出对开放市场的某种恐惧,但我认为,那将非常不利于有着如此巨大能量的这些国家的人民,特别是年轻人。经济开放将对突尼斯和其他地方的年轻人尤其有利。

我们也要鼓励使用社交媒体工具。曾经用于把本·阿里(Ben Ali)政权赶下台的社交媒体如今能够被用来揭露腐败,鼓励透明和善治。同样道理,这要与现在人们享有的自由齐头并进,从而使人民不仅可以谋生,而且能够并有权参与。因为,归根结底,尊严就意味着受到尊重,享有发表意见和参与的权利,甚至发挥领导作用。你们的新民主需要你们。参与是达到目的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本身。建立新突尼斯的确要求每一个人作出贡献。

显然,人们会有分歧。在美国,236年来我们一直有分歧。我们不会都以同样的方式看事情。但是,我们对我们的民主制度所基于的根本价值观有信心。我在世界各地访问时最常被问到的问题之一是,我怎么能够在同巴拉克·欧巴马竞选对决之后同意担任他的国务卿,与他一起共事?回答很简单。我们都热爱我们的国家。不错,我们有没有过激烈的竞争?我们有过激烈的竞争。我希望获胜;但他赢了。所以,我必须作出选择,因为关键不在于我的输赢,而在于我们能共同为美国做些什么。

从拉丁美洲(Latin America)到东欧(Eastern Europe)再到东亚(East Asia),曾为和平过渡而奋斗的经验丰富的人士都从多元民主中吸取了经验。所有的政党,无论是宗教性的还是非宗教性的,都必须遵守一系列基本规则:摒弃暴力;坚持法治;尊重言论、宗教、结社和集会自由;保护妇女和少数群体的权益;在竞选失利时移交权力;特别是在一个同一宗教内部和不同宗教之间存在严重隔阂的地区,要避免引起可能导致社会分崩离析的教派冲突。

当前在突尼斯,一个伊斯兰政党在一个公开竞争的选举中赢得了多数选票,我们对此表示赞赏。该政党领导人承诺支持宗教自由并全面保障妇女权益。在我今天与总统和总理举行的会谈中,这一承诺得到了重申。

此外,制定一部宪法以及管理一个国家的工作需要全社会携手努力。没有任何一个人或任何一方能拿出解决所有问题的方案。通过虚心听取与我们的看法相左的人士的意见,每一个国家都会变得更为强大。因此,在制定一部宪法时,执政党必须与其他政党合作,包括非宗教性的政党,并说服各政治派别的选民们尊重基本的原则。突尼斯人民将必须努力确保每个人都履行承诺。

我知道,目前在突尼斯以及其他地方,有些人质疑伊斯兰政纲是否真能与民主制度协调一致。现在,突尼斯有机会就这个问题作出肯定的回答,并显示这两者并不矛盾。这意味着包容和多元化不仅仅是言词,而且已付诸实践。现在要靠你们来要求所有政党都必须遵循相同的价值观。

捍卫民主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对于突尼斯的青年人来说,这是一项特殊的责任。我们目睹了你们这些男女青年在革命的第一线英勇奋斗,遭受了催泪瓦斯的袭击并遭到殴打。现在需要拿出另一种勇气来保卫你们刚刚赢得的民主。

在革命爆发之后,历史进程可能出现两种方向。它可能遵循你们目前前进的方向,建设起一个强大的民主国家;也可能偏离轨道并误入歧途,重蹈独裁和专制的覆辙,革命的胜利者有可能成为其牺牲品。因此,现在要靠全体突尼斯人民,特别是年轻的突尼斯人,抵制蛊惑人心的煽动,缔结同盟,对你们的体制保持信心,即使在你们支持的候选人在选举中失利时也不动摇。

当我在竞选中输给欧巴马总统后,有许多支持我的人希望我不要退出,他们希望我不要采取合作态度并回绝任何要我帮助的请求。但我表示绝不会那样做。这关系到我们的政治体制。这关系到我们的工作进程。这并非关系到我们个人。因此,我们必须保护民主的核心原则和机制。我知道,在突尼斯有一句老话:“只要持之以恒就能穿透大理石”。是的,正是这种精神帮助抗议者和持不同政见者挺过了多年的压迫,并最终推翻了旧政权。我相信,这种精神也能帮助你们继续前进。

因此,我认为,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特别重要的时刻。由于青年妇女面对着一些特殊的障碍,我要直接对在座的青年妇女以及你们所代表的突尼斯各地、整个地区甚至全世界的青年妇女说几句话。在当今世界许许多多的地方,法律和传统习俗使得女性在开创企业、竞选公职甚至作出个人决定时困难重重。作为一个保护妇女权益的典范,突尼斯发出了一个信息:在文化和宗教以及机会和自主权之间并没有矛盾。因此,对于在座的所有突尼斯男女青年来说,突尼斯需要你们的共同努力才能获得你们正在为之奋斗的成功。

最近,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思·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访问了埃及和突尼斯,她会见了你们的法官和其他高级官员。她说了一句我觉得非常贴切的话:中东地区(Middle East)的女性应当追求并发挥她们的天赋潜能,而不应被男性制定的法律所束缚。因此,请你们记住,当你们踏上这个必将给你们带来政治和经济成果的极具历史意义、极其重要的民主历程时,美国将与你们并肩努力。

我们知道建设民主社会将面临多少艰辛。我们已经为此进行了长期的努力。我国现已成为全世界历史最长的民主国家,但一路上曾遇到大量的阻碍。我们打了一场内战,解放曾沦为奴隶的美国非洲裔。我们曾修改宪法,让妇女获得投票权。我们仍在为完善我国的民主继续努力。为此,不必太 急于求成,但决不可满足现状。你们必须记住这两点。

你们每一位都应该获得同样的机会发挥自己天赋的潜力。我十分坚定地认为--我非常,非常坚定地认为,因为有了你们,突尼斯必然成功。多谢诸位。(掌声)

(回答问题部分略)

# # #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 http://iipdigital.usembassy.gov/iipdigital-mgck/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