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Skip Global Navigation to Main Content
文字稿/记录稿

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关于中国在美国直接投资的讲话

2011.05.06

商务部

商务部长骆家辉在亚洲协会就中国在美国的直接投资问题发表讲话

讲话稿

2011年5月4日,星期三

公共事务办公室联系电话:202-482-4883

商务部长骆家辉在亚洲协会(Asia Society)就中国在美国的直接投资问题发表讲话

我非常感谢罗伊(Roy)大使和夏伟(Orville Schell)先生的热诚欢迎。

我很高兴在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开始前大约一周时来到这里,帮助启动以《最大限度地发挥来自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的惠益》为题的报告。

数十年来,美国一直欢迎外国投资,我们具有:

--由一个公平、透明的法律系统所支持的以市场为基础的经济;

--世界上生产力最高、教育程度最高的劳动者;

--丰富的自然资源。

 

这种开放性已使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对象国。

奥巴马政府希望美国保持世界上接受理念、创新以及外国资本的最佳地区的地位。

这就是总统的2012年预算案在教育、创新和基础建设等方面作出如此重大投入的原因。为了继续吸引国内外的投资者,我们必须维护这些一个富有活力的经济体所必备的基石。

因为,在美国任何一个有外国直接投资的社区,你一定会看到企业与就业双双得到开创与支持。

外国所有的公司雇佣了大约500万美国劳动者,遍及我国50个州中的任何一州。

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来自中国的投资。

据商务部经济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的报告,来自中国的投资者在美国的直接投资总额约达23亿美元。

今天发布的这份报告显示,过去两年来,中国对美国的直接投资每年都在倍增。中国投资者现在在我们50个州中的至少35个州进行投资,涉足数十种产业。

我们今天真正要探讨的这个大问题是非常直截了当的:更多的来自中国的直接投资对美国是不是件好事?

答案是肯定的。这对于美国工人来说是件好事,对于美国企业也是件好事。

正因为如此,目前在美国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产业限制中国或其他外国投资者涉足。

但遗憾的是,在中国经营的美国企业获得的待遇可不是这样,它们往往被整个行业拒之门外,或被迫披露专有信息并以此作为在中国运营的条件。

这种机会的不平等是继续改善美中商务关系的主要障碍。这也是中国在一个长期的、富有成果的开放期后于近阶段逐渐压缩其商务环境的更广泛的趋势的一部分。

今天,我想谈谈美国所关切的一些问题,以及我们怎样才能克服这些障碍,把我们两国间的贸易关系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中国在过去几十年中转向经济开放或许是它得以成功地使千百万人民脱贫并步入一个蓬勃发展的中产阶级的主要原因。

这一开放延伸到对许多工业领域的直接外国投资,而中国在这些领域已看到增长的潜力,有助于:

-为中国人带来就业机会;

- 向中国公司转让大量技术秘诀;以及

-为这些公司提供巨大的能力,使之成为主要制造商和主要出口商。

中国的政策还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了机会,使他们能获得在中国经营所带来的实质性的好处。

这是一种互惠的关系。

然而,我们的经济合作关系可能处于转折点……

……这种合作关系的特征不再是中方制造和美方消费者购买,而是更多地体现为使中方消费者有能力购买更多美国公司的商品和服务……

……这种合作关系的特征将是中美两国发明者并肩合作开发具有突破性的技术。

不妨看看通用电气公司(GE)的事例。该公司与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了合资企业,为工业化学品、燃料及火力发电促进洁净煤技术解决方案。

或者不妨看看今年初为建立美中有关医疗保健政府与民间合作而签署的协议。

这方面的合作将有助于美中两国有关公司发挥各自的力量,共同帮助中国实现改善人民医疗保健的目标,并将为美国那些在医疗保健革新领域领导世界潮流的公司开放新的出口市场。

这些只是两国优秀人才共同合作的几个范例,他们在努力开发突破性技术,为中美两国带来价值数千亿美元的新商机,这些商机能为两国中产阶层创造数百万份良好的工作机会。

当然,在每一个成功案例的背后,仍存在着无数不允许美国和其他外国公司在中国市场自由投资或经营的事例。

在巡访美国各地时,我不断听到美国工商界领袖存在不满情绪,他们对中国的商业环境表示担忧。

全世界各地的公司也有同样的担忧,最常见的不满包括:

- 对知识产权缺乏保护;

- 政府决策缺乏可预见性与开放性;以及

- 一系列对在华经营的外国公司实行不公平的歧视政策。

谈到外国公司的市场准入问题,具体情况可能不同,但其根本问题通常莫过于中国政府的承诺与实际行动之间的差距。

或许一项协议可在北京签署,但从未得到实施。或许制定了良好的全国性法律或法规,但到了省级或地方城市却难以执行。总之,我们通常看不到充分而实际的效果。

请让我略举几例。

首先,看看透明度问题。美国公司发现,法律和法规的制定或变化通常无法预知,不事先发通告,公众也没有机会提出意见。

2008年,中国承诺对涉及所有贸易和经济法规的建议,设定30天的公众评议期。

不过,最近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一份报告指出,过去一年,拟议的法规有不到3%如约公开发布。

这远远不能令人满意。

其次,让我们来看一下知识产权问题。

中国领导人以最强烈的词语谴责了对知识产权的剽窃,我们看到中央政府制定或修改了法律与法规以反映这种态度。

但在制药业、生物科技业直至娱乐业的美国公司和其他外国公司每年仍因中国的假冒产品和知识产权遭剽窃而损失数十亿美元。仅举一个例子,据商业软件联盟(Business Software Alliance)估计,在中国计算机上使用的软件中有将近80%是盗版软件。

现在,缺乏透明度和知识产权保护不力都间接地使中国在外国公司看来不那么具有投资吸引力。

而中国还奉行一些使外国公司进行投资尤其困难的政策;例如把外国公司完全排斥在某些产业之外的自主创新政策,或者把无法接受的技术转让规定作为在中国经营的一个条件。

例如,中国刚刚发布了一份外商投资目录草案,这是自2007年以来的第一个修订本。

中方在两年前的战略与经济对话及去年的商贸联委会中承诺, 他们会在修改后的目录中解除对许多产业的限制,美国公司在这些产业中居世界领先地位,可向中国经济提供许多经验。

然而,新发布的外国投资目录与上述承诺相去甚远。

中国最近还宣布实行一项新的审查制度,这项制度基于不很明确的国家安全标准对外商投资进行审查。

尽管我们尚需等待其落实执行,但这是一些非常广泛的措施,为美国公司设置了又一道需要逾越的不必要的障碍。

更令人担忧的是,该审查制度允许竞争对手及中国政府以外的其他人士通过向中国当局提出某一特定交易应得到审查的建议来影响有关程序。

据我所知,还没有其他任何国家在外商直接投资审查中把这项可能被滥用的因素包括在内。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没有公开发布建立这项制度的措施以征求公众意见。如果中国这样做了的话,也许上述及其他缺陷本可得到避免。

中国最近的所有这些行动导致中国经济的竞争力下降,欢迎外商直接投资的程度下降。

奥巴马政府理解,要在这些问题上取得进展可能十分困难,尤其是在中国有千百万来自农村的民工进城找工作的情况下,要关闭一家生产伪冒商品但却能提供急需的工作机会的工厂,未必是一个易于作出的决定。

以有利于国内企业但却偏离公平竞争的方式来制订法规可能具有诱惑力。

但如果美国和中国想要全面发挥我们两国商业关系的潜力,就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

美国和其他国家有充分的权利要求中国作出更有意义的承诺并取得更大的进展,履行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同意实行的市场开放政策。

而今天遭到抵制的改革最终恰恰会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惠益。

中国的经济正在全球经济价值链上逐步提升,取得这种发展不只是依靠一个国家的工业力量,还依靠其人民的创意及他们的发明。

从长远来看,任何经济体如果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不力,对欢迎外国投资的产业采取限制性条件,将失去激发新思想和开发新技术的机会。

这些经济体将失去因需要制造新产品带来的工作机会——这些工作机会对于日益扩大的中产阶级至关重要。

随着时间的推移,创新者如果担心他们的发明或想法会被窃取或受到歧视,将出现两种情况——或者停止发明,或者决定在其他地方出售自己的发明创造。

最终,美国所追求的是为本国公司争取一个公平竞争的场所,在这里他们产品的成本和质量决定他们能否赢得客户。

几年来,促进中国的市场改革和为美国公司开放市场一直是我作为美国商业部长的首要重点之一。

如果我有幸出任下一任驻中国大使,这将继续是我高度关注的重点。

重大的挑战还在前面。为了市场改革能继续下去,需要不断地保持警觉和交往——不仅来自美国,而且来自世界各地从有规则可循的交易中受益的所有国家和企业。这也包括中国的企业和政府领导人,因为保证中国欢迎全球创新和国际竞争也是他们的利益所在。

本届政府、企业和国会领袖都对中国的商业环境确实有失望感。

当然,美国也会继续利用我们掌握的一切法律手段,确保中国履行自己的承诺。

事实上,过去我们通过与中国的双边讨论,解决了主要贸易争端。

这就是为什么下周的战略与经济对话和我们的商贸联和委会(Joint Commission on Commerce and Trade)是如此的重要。

建设性的改变需要对话。我们不能忘记这一点,尤其是考虑到中国如何能走这么远,走得这麽快。

摆在我们前面的是,中国和美国有机会在21世纪之初领导世界经济... ...为未来年代的可持续增长奠定基础。

我们不能确切知道未来将是什么样。

但我们可以肯定,如果中国和美国政府继续在经济领域寻求合作而不是对抗,那将是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

... ...合作将让我们的百万人民有工作机会... ... 。

... ...合作将有助于开发技术,解决当今世界所面临的最紧迫的环境、经济和社会的难题。

这是美国和中国所面临的大好机会。我们只需要抓住这个机会。

谢谢诸位。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 http://iipdigital.usembassy.gov/iipdigital-mgck/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