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Skip Global Navigation to Main Content
出版物

全球健康马歇尔计划:更大的力度,更好的收效

2011.12.02
感染上艾滋病毒的足球队员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2010年世界杯赛期间参加比赛,为艾滋病治疗项目筹资。

感染上艾滋病毒的足球队员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2010年世界杯赛期间参加比赛,为艾滋病治疗项目筹资。

作者:戴维·班斯伯格,医学博士、公共卫生硕士和瓦尼莎·布拉福德·克里,医学博士、理学硕士

戴维·班斯伯格David Bangsberg担任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全球健康中心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 Center for Global Health主任、拉贡研究所国际项目International Programs at the Ragon Institute主任和哈佛大学艾滋病研究中心国际项目International Program of the Harvard University Center for AIDS Research主任。

瓦尼莎·布拉福德·克里Vanessa Bradford Kerry担任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全球健康中心伙伴关系与全球行动计划 Partnerships and Global Initiatives副主任和哈佛医学院全球健康和社会医学系Department of Global Health and Social Medicine at Harvard Medical School主任。

保健工作是一项全球性公益事业,超越了边界和人口。由于生病的公民经济生产力较低,因此不良的健康往往加重经济和社会的不平等,而改善公共健康则有助于提高收入。简言之,国家的人口健康状况既反映了其经济和社会条件,同时又对这些条件发生影响。

健康是发展

人口健康状况不佳有损于经济发展。例如: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心脏疾病、中风和糖尿病造成的过早死亡使中低收入水平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下降1%到5%。

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 Development Programme)在赞比亚收集的信息,在家庭中赚取主要收入的人死于艾滋病时,三分之二的家庭在经济、社会和教育方面受到严重负面影响:80%的家庭报告收入下降,61%的家庭迁入房价或租金较低的住房,39%的家庭失去清洁饮水,20%的家庭有儿童辍学。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计算,人均寿命若增加十年,每年经济会多增长3%。

促进健康的战略是经济援助和发展项目取得成功的要素,适度的投资能够确保针对世界上许多最可怕的疾病开展的防治工作取得可持续的成功。由于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资助,发展中国家已经根除了天花,基本消除了小儿麻痹症,并通过疫苗接种预防了其他疾病。根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Joint U.N. Programme on HIV/AIDS)发布的数据,世界各地逾700万人已经开始接受艾滋病毒相关治疗,新增感染者数量和比例都比十年前下降,其中部分原因是采用抗逆转录病毒疗法。

但是,通过从以疾病为中心的短期措施转向相互协调的长期投资以增强卫生系统和相关人力资源,美国及其国际伙伴的投资将能产生更大的影响。例如,自2008年以来,协调持续的投资使卢旺达能够支付其健康开支的约50%。

 

收获合作投资的成果

虽然哈里·杜鲁门总统(Harry Truman)在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承诺为欧洲各国提供200亿美元的长期低息贷款,但是这项投资并没有能够解决欧洲的社会和经济问题。1947年6月,国务卿乔治·马歇尔(George C. Marshall)宣布一项新计划,要求受援国制定出解决其共同问题的多边方案。由于这项妥善协调的“马歇尔计划”(Marshall Plan),欧洲实现了几十年的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

一项基于相同原则的充分协调的国际健康计划——即捐助方提供的援助直接投资于伙伴国和受援国为共同目标而建立和管理的项目——能够帮助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和其他贫困地区开启改善健康、增进繁荣与稳定的新时代。

这样的健康计划必须侧重于作为伙伴国发展重点的保健系统和基础设施并统筹进行各种疾病的预防、诊断和治疗,而不是有选择地针对特定疾病。传统上,以疾病为中心的做法在公共卫生工作中占据主导地位,这种做法往往导致脆弱和资金不足的卫生系统更加扭曲。作为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一项核心内容的母婴健康一直由于这种做法而受到忽略:在1990年至2006年间有27个国家在减少儿童死亡方面几乎毫无进展。

向统一协调模式的转变变得日益重要。心血管病和癌症等非传染性疾病加重了艾滋病、疟疾或结核病等传染病带来的负担。极其重要的是,恶性肿瘤、慢性阻塞性肺病、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和精神病等慢性病造成的死亡80%发生在发展中国家。新出现和尚未受到充分认识的致病和致死的原因——包括损伤和环境灾难——也需要予以关注。

统一协调的做法是以加强国家的医疗保健能力为重点。对于很多国家来说,这一战略要求对人力资源进行投资,例如对医生、护士和其他卫生工作者进行培训。今天,有57个国家短缺近240万名卫生专业人员。疾病负担最重的地区需要量最大。在全球疾病中,非洲承受的负担达24%,但非洲仅有占全球3%的卫生工作者和1%的保健支出,难以扭转这一不平衡的状况。如全球抗艾滋病行动所表明,必须对整个卫生保健系统进行战略提升,使之从加强特定疾病防治能力转向社区支持。

不仅需要增加卫生工作者的人数,还需要提高其素质。捐助方能够帮助制定有效的项目,针对当地的疾病负担对专业人员进行教育和培训。这方面成功的例子包括:

•美国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Emergency Plan for AIDS Relief,PEPFAR)发起一项医学和护理教育伙伴关系行动(Medical Education and Nursing Education Partnership Initiative),旨在提高13个PEPFAR伙伴国的医护能力。

•许多医学中心——如马萨诸塞州总医院或布里格姆和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正在与发展中国家的公共部门合作,帮助加强医学和公共卫生教育。

•拟议中的全球卫生保健服务队(Global Health Service Corps)将是美国资助的一个项目,旨在支持美国专家为受援国卫生工作者提供培训,从而直接加强这些国家的卫生保健能力。

通过加强各国提供卫生保健服务和培养下一代卫生工作者的能力,此类项目能够以相对较少的投资带来巨大的健康收益,同时增强可持续性。

结束语

在这个日益互相关联和互相依赖的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忽视其他国家的健康问题。健康与发展密不可分,不对卫生保健进行投资将会加剧社会不稳定、发展迟缓、丧失经济生产力和增长能力的恶性循环。为建立卫生保健基础设施而妥善协调多边投资则能够增进健康和推动经济发展,形成可持续几代人的健康和进步的良性循环。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 http://iipdigital.usembassy.gov/iipdigital-mgck/index.html

一名卫生工作者2008年在阿富汗预防小儿麻痹症行动期间给儿童进行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

一名卫生工作者2008年在阿富汗预防小儿麻痹症行动期间给儿童进行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