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Skip Global Navigation to Main Content
活页资料

梦想不停,奋斗不止

2013.07.30

下载右侧资料(英文)

那是世界永难忘怀的演说。1963年8月28日,大约25万人游行到华盛顿林肯纪念堂(Lincoln Memorial),聆听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发表终将回响古今的演说。

在那次人们熟知的“我有一个梦想”的著名演说中,马丁•路德•金为美国民权运动(U.S. Civil Rights Movement)发出了慷慨激昂的声音——要求所有公民不论肤色享有平等权利。

一些历史学家认为,马丁•路德•金在那次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民权示威游行之一的活动中发表的演说,是一个罕见的改变国家的时刻——它为美国法律和生活的变革铺平了道路。

全美黑色人种妇女协会(National Council of Negro Women)已故名誉主席多萝西•海特(Dorothy Height)在2005年写道:“那是非常和平的一天。国家大草坪上是白色和黑色面孔的海洋。”海特是那次游行的组织者之一,当时在讲台上坐在马丁•路德•金身后。她说:“我认为那个时刻不仅在美国民权史上,而且在美国历史上都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它重新坚定了推进有色人种的平等、自由和更大就业机会的决心。”

海特说:“这次游行和演说的真正意义在于,它改变了人们的态度。在这次大游行之后,对种族歧视的义愤普遍高涨,从而催生了一个充满希望和成就的时代。人们能感受到这一点。

在这次大游行结束后不到一年,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总统将1964年《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签署成法。该法案禁止在旅馆和餐馆等公共设施实行歧视并禁止就业歧视。次年,《投票权法》(Voting Rights Act)获得通过,使非洲裔美国人能够自由地行使选举权。

1968年的《公平住房法》(Fair Housing Act)力求消除在购买和出租房屋方面的歧视行为。与此同时还颁布了包括平权政策在内的一些旨在扭转歧视后果的新政策。

对一些美国人来说,这种全面的法律变革似乎太快,一些社区经历了跟上这种变化的挣扎。1963年《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有74%的白人认为种族融合“进行得太快”。在态度已经截然不同的今天,这种观点似乎令人吃惊。到2000年,《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一次民意调查显示,93%的白人表示他们愿意投票给有资格的黑人总统候选人。60%以上的人赞成种族通婚。80%的人表示他们不在乎邻居是白人还是黑人。

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大游行期间所述说的梦想如今已成了美国政治主流的一部分。他的生日成为全国假日,美国人民在这一天弘扬他的理念,缅怀他的业绩。人们在美国首都修建了一座纪念碑纪念他的丰功伟绩——与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纪念堂、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纪念碑和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纪念园比邻。

马丁•路德•金的种族平等梦想和争取正义的斗争超越了美国国界。他走向世界,展现他提出的“可爱社区”的愿景,把种族主义定义为全球性的罪恶。1964年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Nobel Peace Prize)。

马丁•路德•金在他1967年《我们从此走向何方:混乱还是共处?》(Where Do We Go From Here: Chaos or Community?)一书中说:“在我们这个时代的各种道德使命中,我们的一个挑战是,要以不可动摇的决心,努力在全世界扫除种族主义的最后残余……。种族主义绝不仅仅是美国的现象。其恶劣影响超越地域疆界。”

即使在他发表《我有一个梦想》演说的当天,在他针对美国人民讲话时,马丁•路德•金也 意识到当时的大游行及其传达的信息对全世界的影响。他说:“当电视把这次非凡的集会的图像跨境越洋传播到海外时,凡相信人类进取能力的人都会受到激励,对人类的未来都会抱有信心。”

海特以她的话强调了1963年8月28日游行活动的普遍意义。她说:“令我难以置信的是,过去40年来,我无论走到世界何处,都会发现人们如此了解民权运动和金博士——往往是非常具体的细节。那一天全世界在注视着我们。大游行不仅触及了美国,也触及了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