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Skip Global Navigation to Main Content
专题文选

国务院官员克夏指出APEC经济体在全世界最富有活力

Merle David Kellerhals Jr. | Staff Writer | 2013.01.16
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在讲台上 (AP Images)

2012年9月9日,国务卿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在俄罗斯举行2012年APEC领导人会议期间会见新闻记者。

华盛顿——美国驻亚太经合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特别代表阿图·克夏(Atul Keshap)指出,美国总统欧巴马(Barack Obama)和国务卿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在考虑以亚太地区为方向重新调整美国对外政策时,列举的理由之一是该地区的经济活力。

最近,克夏在纽约的亚洲协会(Asia Society in New York)就亚太经合组织论坛21个成员的重要性发表演讲。他表示:“APEC处于这种活力的中心。”据APEC说,“以‘经济体’(economies)一词作为APEC成员的称谓,是因为APEC的合作进程主要关注贸易和经济问题,其成员作为经济实体相互联系。”

克夏指出,经济交往是美国对外政策的核心,这在亚太地区尤其如此。

1月10日,克夏在亚洲协会有关APEC事务的会议上说:“亚洲开放的市场为美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投资和贸易机遇。我们国内的经济复苏有赖于出口以及美国公司开发亚洲广阔和不断增长的消费者基础的能力。”

克夏在会上说,2009年至2011年期间,美国对其他APEC成员经济体的出口增长近45%,2012年上半年增长7.5%。2011年,APEC经济体购买了美国全部货物出口的60%,金额达8,950亿美元,2010年购买了近39%的美国民营服务业出口,达2,050亿美元。

克夏称,根据咨询公司普华永道(PwC)的一项研究,快速增长的APEC经济体正在逐步一体化,所以到2021年APEC的内部贸易将是2011年水平的三倍。

克夏补充说,有些人可能对APEC决议不具有约束力的情况不以为然,但有关决议不具有约束力的事实使得诸经济体“得以通过实验和合作而具有前瞻性,否则该地区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

克夏表示,APEC在改进该地区各经济体方面继续有效的另一个因素是民营部门所起的作用。

他说:“APEC发挥理性的引领作用,成为新思路和解决方案的孵化器,有助于防止贸易壁垒的出现。自APEC创立以来,该地区的平均关税已经从16%下降到5%。2010年美国与亚太经济体之间的货物和服业贸易额达2.3万亿美元。”

克夏表示,2012年美国APEC事务的重点目标是,保持原有的势头,同时促使2011年受到关注的各关键领域产生具体成果,当年美国在欧巴马总统的家乡夏威夷(Hawaii)举办了年度APEC会议。也是在2012年,美国支持2012年APEC会议主办国俄罗斯所提出的主要议事日程,包括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加强供应链、促进粮食安全和促进创新增长。

克夏指出,2012年,许多国家面临干旱或其他对粮食收成造成威胁的环境问题。这些情况造成的粮食歉收使粮食生产国对谷物和其他产品采取出口限制的可能性更大。

克夏在大会发言时说:“由于这一原因,APEC领导人有关避免采取出口限制和其他措施的承诺极为重要,因为那些措施可能会扭曲国际市场价格。美国将继续与其他APEC经济体一道努力,保障全球粮食安全,避免采取可能导致世界各地依赖进口的经济体出现政治和经济不稳定状况的措施。”

APEC概念的是澳大利亚前总理鲍勃·霍克(Bob Hawke)最早于1989年1月在韩国首尔的一次讲话中公开提出的。同年晚些时候,12个亚太经济体在堪培拉(Canberra)共同成立了APEC。创始成员是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印度尼西亚、日本、马来西亚、新西兰、菲律宾、新加坡、韩国、泰国及美国。